首   页 走进洋县 新闻中心 政务公开 政务服务 互动交流 专题专栏

金水情思

金水,很有诗意的名字。它是一条河流,也是一个地方。有缘曾在那里呆过四个年头,对那里的风土人情还是比较熟悉的。

金水是汉江的支流。它发源于佛坪县秦岭光头山东南侧的蛇草坪,由北向南蜿蜒100多公里,在金河口汇入汉江。因下游含金量高,农民常在金水河口淘金,故得名金水。过去的金水、秧田、良心、站房、酉水等几个乡镇合并为现在的金水镇,与佛坪县接壤,成为名副其实的洋县东大门。

金水历来民风淳朴,物华天宝,是古西子午道上的要地之一。金水附近有黄金山,东汉张鲁在此山上置“黄金戍”,驻兵把守。《南齐书·高帝纪》记:“黄金山,张鲁旧戍,南接汉川,北枕驿道,险固之极。”《水经注·沔水》载:“汉水又东径小大黄金南,山有黄金峭,水北对黄金谷,有黄金戍,傍山依峭,险折七里。氐掠汉中,阻此为戍,与铁城相对,一城在山上,容百余人;一城在山下,可置百许人。言其险峻,故以金铁制名矣。”由此,金水远古的兴盛繁华可见一斑。现在金水镇东边的山上还有铁锁关等旧址。

相传,金河口曾经住着许多居民,他们世代以打鱼为生,邻里和睦,相互帮衬。一日,一神仙云游至此,看到民风如此淳朴,打算帮他们一把。神仙在金河口波浪中间的一块大礁石上放置了一个聚宝盆,聚宝盆里每晚会自动装满一盆金子。附近村民第二天人手一份,不多不少,刚刚好。村民们的腰包渐渐地鼓了起来,生活变得更加富足。忽一日,一年轻后生动起了脑筋。他心想,将聚宝盆琢大一点,不就能装更多的金子了吗?于是他趁着夜色,划着小船过去,用钢钎大锤将那个聚宝盆琢大了不少,然后心满意足地回去睡觉了。谁知第二天人们起来一看,聚宝盆里什么也没有了。据说从那之后,聚宝盆里再也没有出现过金子,金河口也很少能再淘出沙金了。当然这只是传说,但我每次路过金河口都会驻足观望,极目寻找那只聚宝盆的影子。只可惜,任凭我望穿了双眼,只有茫茫的一片江水。这里是金水和汉江交汇的地方,两河在这里缠绕搏击,形成一个巨大的回水湾。

金水当地现如今还保留农历逢三六九逢场的习俗。届时,周边的槐树关、黄金峡等乡镇居民也纷纷过来赶集,佛坪大河坝,岳坝,栗子坝许多人也会聚拢过来,热闹异常。金水集市上除了时兴的现代化产品,更多吸引人的是本地土特产,如荆笼,箜箕,笊篱,尖刷,铁楔,野生山药,浆水豆腐等等。铁匠铺,老作坊,猪集等还存在着,老人们交易时还习惯用手比划,保留着古老习俗。更令人叹为观止的是,还有修补铁锅、翻新铝壶,磨剪子、戗菜刀的。

在这里,有你平时闻不到的旱烟味道,也有令你“垂涎三尺”的香水味儿。西汉高速有出口,108国道穿境过,汉江上渡船依旧,山道间骡马依然。就连饮食也不例外,高档酒楼散发着现代文明的气息;乡间田野能找到吊罐腊肉的香味。亿万年的冰川遗迹,“刘关张”参天巨柏,三国古战场遗址,南宋太白古塞,以及土木关烈士陵园,幽幽地诉说着千万年的征程。闭上眼睛,三军厮杀的场面,先辈们劳作的身影跃然面前。现代的,古老的;新潮的,传统的;开放的,保守的;眼前的,梦幻的,多种元素在这里融合,成了洋县文化发展史上一颗不可多得的活化石。